• 粉蒸肉

    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李娟??时间:2019-08-29?【字体:??

    妈妈说,前段时间托人从老家带回来几袋蒸肉米粉,快到中秋节了,趁着我在家,做地道蒸菜吃。一大清早,她上菜市场买了些带皮的五花肉、土豆、莲藕和豆角回来,切菜、腌肉、调料、裹米粉……厨房里响起了“交响乐”。随着锅里“嗤嗤”的蒸汽声,诱人的香气从笼屉里钻出来,穿过厨房,瞬间在整个屋子氤氲开来。那熟悉的味道,撺掇着思念之手,在我脑海深处翻寻着最初的记忆。

    妈妈的老家在湖北仙桃。从小到大,我对仙桃也有着特殊的情愫。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“铁二代”,小时候,父母在工地忙,实在没时间管我,只能把我送到远在仙桃的外婆家。虽然是“留守儿童”,但我的童年是欢乐的,究其原因,主要与吃有关,吃饱了不想家,这话不假。无论是相聚还是分离,食物总是情感的绝佳调节。蒸菜、卤鸡、菱角、焖黄鳝、热干面、藕梢子、米团子、麻叶子……而众多美食中,令我馋虫乱跳的还是外婆做的粉蒸肉。

    说起粉蒸肉,不得不说说湖北传统名菜“沔阳三蒸”的传说和典故。仙桃的前身为沔阳,是有名的“蒸菜之乡”,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“沔阳三蒸”,而粉蒸肉则位列其中。相传陈友谅从家乡沔阳远征采石矶的前夕,为了犒慰兵勇,鼓舞士气,令随军包厨按“征”字做一些家乡菜肴,寓意取得远征的胜利。由于“征”和“蒸”同音,聪明的厨师就做了蒸鱼、蒸肉、蒸圆子等一系列的蒸菜。陈友谅的夫人罗氏又乘兴用现成青菜——茼蒿洗净切断,用蒸鱼肉的米粉加入调料拌匀蒸熟,送上餐桌,众将士极喜食,赞不绝口。从此这一带的老百姓纷纷效法,在喜庆的日子里,也用“三蒸”作为大菜宴请宾客,以至流传至今。在今天湖北人的餐桌上,“三蒸”仍然是家常主打菜,其中尤以粉蒸肉最受欢迎。

    一道酥香软糯的粉蒸肉,几乎在你闻到它的那一瞬间就爱上它了。记忆中,外婆做的粉蒸肉总是格外香,我和姨妈家的哥哥们经常去厨房偷嘴,刚出锅的还热乎着,每次都会边吃边被烫的跺脚,心里却无比高兴和满足,默念着人间美味啊。其实,粉蒸肉好不好吃,关键还是在米粉。那年月还没有现成的蒸肉米粉,想吃粉蒸肉,首先要自己做米粉。外婆总会先把米洗净淘干,加上些调料,花椒、桂皮、八角、五香粉等放在锅里炒,至米金黄微鼓起锅,然后用碾槽磨成米粉。外婆常让我碾米,对一个小孩来说,这本来是件苦差事,可一想到马上能吃到粉蒸肉,我也就不以为苦,反倒兴致勃勃了。 

    “肥而不腻”是粉蒸肉最迷人的地方,也是我有滋有味的童年时光的印记。外婆亲手做的粉蒸肉,米粉遇热后的颗粒感,与包裹的食材的口感,形成一种巧妙的对比,咬在嘴里,软糯中带着清香,酥软中又不腻口。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,外婆总笑眯眯地说,“喇嘛做滴好七吧?清爽哒,不油令哒。”(外婆做的好吃吧?不油腻)。现在回忆起来,每一口都浸润着外婆浓浓的爱。我也突然想起有这样一段话很贴切:过日子,就像做一道粉蒸肉,一旦不走心,就会落得油腻败胃口;可只要用心经营,哪怕柴米油盐,肥肉膏腴,也能像诗与远方一样滋润人心。

    后来,该上小学的我,回到了父母身边,跟着他们,四海为家,工地在哪儿,就在哪儿上学。岁月越走越急,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。大学毕业后,我也成为一名光荣的铁建人。都说铁建人走四方,吃四方。但无论脚步走多远,吃过多少美食,我的脑海中,外婆做的粉蒸肉,味道熟悉而顽固。每当项目部食堂有做粉蒸肉的时候,我都足足吃一大碗饭。那一口口粉蒸肉,连接了过去与现在,他乡与故乡。儿时的味蕾记忆,是我简单而绵延的乡愁。

    当妈妈把做好的粉蒸肉端上桌,我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塞进嘴里,咽下那刻,我的眼睛有些湿润。在泪眼朦胧和热气腾腾中,我仿佛看到,八十多岁的外婆依然精神矍铄,围着灶台忙前忙后,蒸一屉喷香的粉蒸肉,等着我们回家。


    ag官方app下载,Ag环亚下载,AG娱乐app平台下载